飛庫小說 > 仙俠小說 > 我能追蹤萬物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師徒相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師徒相見

推薦閱讀:漫漫時光只甜你神域召喚師長河里的你花都絕品醫神天下第九萬道劍尊平天策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滄元圖戰爭寒域

    離開那山體,陳沉心中嘆了口氣。

    去驅逐師父蕭無憂同樣是周人龍的一次試探。

    若自己和無心宗有牽扯,這時候肯定會從中搗亂,阻止蕭無憂返回大晉,這才符合無心宗的利益。

    可是周人龍怎么都不會想到自己這個從大晉王城撿回來的弟子不僅和無心宗沒有半毛錢關系,反而是天云宗的人。

    在某種程度上,和魔門有利益一致的地方。

    “張辰,門主雖然不信任你,但格局還沒小到要派兩名元嬰強者跟隨你的地步,告訴你,我和周山是如今第一分門唯二的兩名元嬰,門主派我們隨行你左右,更多的是擔憂你的安全。”

    見陳沉步伐有些沉重,周風幽幽地說道。

    陳沉身形頓了頓,輕聲道:“煉體一脈莫非有什么大敵不成?不然至于這樣嗎?”

    “是有大敵,你出門在外可得小心點。”另一邊周山也插了一句嘴。

    陳沉默然無語,他果然是上了賊船了。

    ……

    到達魔門第二分部領地,陳沉一行人受到了熱情接待。

    如今第二分門主事的就是暗影暗塵兩名金丹巔峰的高級長老。

    以兩人的實力那是無論如何都奈何不了元嬰中期的蕭無憂的,所以十分憂愁。

    倒是袁擎天無憂無慮,跟著陳沉等人回來后就在墻角面壁思過,小聲嘀咕,不知道在說什么。

    陳沉隱隱聽到了自己的名字,眼角抽搐了下,看向了暗影暗塵兩名長老,直接問道:“蕭無憂在哪兒出沒?”

    暗塵長老聞言拿出了一個地圖,放在了陳沉面前。

    “我暗部領地暗州,一共十六座城,如今他已經在十五座城出沒過了,每一座城他都要殺幾個魔門弟子泄憤。

    說句實話,少門主變成那樣都是那陳沉所賜,陳沉隕落,我們固然欣喜異常,可是那陳沉的死未必就是我們暗部干的。

    他蕭無憂來我暗部發泄怨氣,這分明是欺負我暗部無人,若是老門主還在……”

    說到這里暗塵長老悲從心來,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魔門第二分部,何曾受過這等氣?

    王城一戰,無心宗固然不好受,但他們第二分部也是損失慘重。

    聽到這話,陳沉的眼神變得冷冽起來,重重地拍了拍暗塵的肩膀,嚴肅道:“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一個為魔門流過血的人寒心!那蕭無憂若再不退去,那他就永遠別想回去了!”

    暗塵聞言單膝跪倒在地,聲音哽咽。

    “多謝少門主!”

    被這么稱呼,陳沉有些尷尬。

    他算個哪門子的少門主,煉體一脈就他一個人,當個少門主自娛自樂嗎?

    “事不宜遲,我如今就帶著周風周山兩位前輩去那最后一城。”

    陳沉站起身道,一副雷厲風行的樣子。

    “少門主,有勞了!”暗影暗塵同時躬身行禮。

    陳沉見此沒有言語,轉身離開,只留下一道冷酷的背影。

    ……

    “系統,蕭無憂在這附近嗎?”

    到達暗州黑云城上空,陳沉不停地詢問系統。

    一個元嬰中期的強者想要隱藏,哪怕是周風周山也很難找到。

    但陳沉不一樣,他有系統在身,只要在黑云城低空來回飛行,同時不斷詢問系統,那只要蕭無憂在黑云城內,他總有找到的時候。

    找了足足一個時辰,系統終于給出了不一樣的答案。

    “左下方二十八米。”

    聽到這個答案陳沉立刻停下了身形。

    左下方是一個小酒館,很不上檔次,但其中客人卻是不少,而一眾客人之中有一白衣中年人,身形蕭瑟,正獨坐一桌,默默飲酒,身上沒有一絲一毫靈氣波動。

    看起來與普通人無異。

    “師父,果然在這城里!”

    陳沉心中感動。

    暗影暗塵不明白蕭無憂到處跑的用意,他這個當弟子的何嘗不明白?

    蕭無憂名義上是泄憤,實際上是猜到自己身陷魔門,所以才去遍了暗州所有大城尋找自己。

    而對外宣布自己意外隕落,那也是為了保護自己。

    不然若是稱自己失蹤,而魔門突然又多了一個天驕,以周人龍的心智自然會懷疑自己和那失蹤的天云宗圣子有關系。

    稍微調查一下,就能查出重重破綻,到時候自己怕是得涼。

    “師父用心何其良苦……”

    看著那落寞的背影,陳沉百感交集,一時無言。

    這便宜師父,雖然沒教過自己多少東西,但對自己卻是極好的,這種危急時刻,他竟然還出來找自己。

    蕭無憂的感知十分敏銳,就在這時他的身體猛地一僵,然后驀然回首,便看到了高懸在空中,戴著猙獰面具的陳沉。

    師徒兩人對視,一切盡在不言中。

    面貌會變,身形會變,但眼神卻不會變。

    蕭無憂眼中閃過了剎那的錯愕和驚喜,不過這些情緒很快就被他隱藏,取而代之的是冷冽。

    “魔門中人!該死!”

    一聲厲喝,一柄裹挾著雷霆的闊劍朝著陳沉激射而去。

    喧鬧的街道瞬間大亂,城里的普通人四散而去。

    轟!

    一聲暴響!

    周風和周山不知從哪兒突兀出現,擋住了那雷霆之劍。

    “蕭無憂,對一個后輩出手,枉你為一宗之主!”

    周風冷聲喝道。

    陳沉則是迅速倒退,然后才冷冷道:“蕭宗主,這城里凡人眾多,可敢去城外一戰?”

    蕭無憂聞言哈哈大笑起來:“兩名元嬰中期,還讓我去城外大戰,小子,虧你想的出來!”

    陳沉聽此有些無語。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別看蕭無憂平時不怎么聰明,這關鍵時刻,演技還真好。

    說話間,蕭無憂的雷霆之劍直接朝著周風周山二人橫掃而去。

    由于是在城中,周風周山二人投鼠忌器,所以也不敢使出全力,只好小心應付。

    蕭無憂也沒有逼急了兩人的意思,三人就這么敷衍的打了起來。

    陳沉在遠處觀戰,高聲道:“蕭宗主,如今大晉紛亂,天云宗危在旦夕,何不回去主持大局!”

    “愛徒身死,怒氣難平!”蕭無憂在遠處怒道。

    “人死不能復生,天云宗傳承久遠,蕭宗主忍心讓天云宗就此斷了傳承嗎?更何況,我魔門第二分部少門主袁擎天也被你弟子陳沉給打破了識海,真要算賬,我魔門也該先找你天云宗算賬!”

    這話一出,那邊蕭無憂不再言語。

    陳沉見此繼續道:“蕭宗主若堅持在我魔門搗亂,那就別怪我魔門派強者直接降臨天云宗了!我想這時候無心宗應該會樂見其成吧?”

    蕭無憂身形開始滯澀。

    陳沉趁熱打鐵:“而蕭宗主若肯回去,我魔門愿意出力,牽制住無心宗,為天云宗白虎宗朱雀門幾宗爭取時間!”

    蕭無憂聞言陡然暴怒,喝道:“你想讓我天云宗與你魔門合作!

    告訴你,我天云宗哪怕是徹底滅絕,也不會和魔門沾染一絲一毫關系!”

    陳沉聽此也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道:“什么合作?我魔門怎么會和你們合作,只不過最近要攻打一波無心宗,蕭宗主,你做什么都和我們魔門無關。

    哎呀,不小心暴露重要情報了,蕭宗主,你就當沒聽見。”

    “哼!”

    那邊蕭無憂聽此冷哼了一聲,御劍就走,沒過多久就消失在了遠處。

    周風和周山見此都退了回來,一臉詫異地看向了陳沉。

    “少門主,沒想到你不僅煉體資質極佳,就連言辭也如此犀利。”

    陳沉聽此原本想吹個牛筆,但想起自己的身份,眼神立刻又變得冰冷起來。

    “言辭不過小道罷了,兩位前輩莫要放在心上,不過牽制無心宗,的確是我魔門現在迫切要做的事,還請兩位前輩,隨我去大晉走上一遭。”

本文網址:http://www.pgcwvo.live/xs/0/40/172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pgcwvo.live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乐透专家预测最精确